冥冥

论药总是怎么把包丁拐回家的。
按照这个逻辑……婶婶以后就是人妻了?∠( ᐛ 」∠)_
某药:大将你胡说些什么呢……

别的太太的图做的热缩,然而时间太久远忘记是哪位了……
如果有小可爱知道的话,麻烦告诉我一下|・ω・`)原图放在最后了
至于为啥没做太鼓钟的
因为我没有啊(暴风式哭泣)

“嘟嘟噜~冈伦”
“看什么看,当心我把电极插进你的海马体啊!”
这样,就可以了吧
EL PSY CONGROO

半夜不复习还刻章子(:3_ヽ)_
默默立一个考完试填坑的flag

[诈尸画画]
某本丸接完大包平以后超!级!穷!
以至于众刃亲自要饭养活婶婶(bushi)
好吧其实只是大家Q版以后婶婶的恶作剧…
刀刀们还是养得起的啦~
万一真的养不起就挑两把卖……
(被药总打晕拖走)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狐球你也回来啦!

某天本丸进了贼「下」「段子」

【某天突然冒出来的智障脑洞,本丸这么多宝贝万一哪天进贼了怎么办。】

【想了一下发现好像不需要怎么办……小偷自求多福吧】

【小偷们对本丸了解情况不一致,审神者战力和起床气一样大的设定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开始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小偷5号:太刀】
太刀屋里今晚异常安静,没有任何情况。
除了第二天清晨发现有个人掉进了附近的一个大坑里。
啥?你问坑是谁挖的?
某鹤:“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乱讲~”

【小偷6号:枪】
“喂,别乱动啊你。”
“已经说过了吧,我除了突刺什么都不会啊。话说回来,为什么本丸的屋顶这么高啊?”
“听说是和泉撞坏了两个门框以后改建的。别动,还差一点!”“
灯泡闪烁了几下之后,照亮了一个小偷惊恐的脸和他手里连拍模式全开的手机。
正在叠罗汉的蜻蜓切和御手杵交换过眼神。
“做掉他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【小偷7号:大太刀】
作为团队的智力担当,7号准备了一种特殊的符咒,这种符咒可以将付丧神与本体短暂的融合,这样就不需要移动沉重的大太刀,只要搬走付丧神就可以了。
“我看看……啊,找到了,一米二的这个!”
他小心的把符咒贴在了萤丸身上,看着一旁的大太刀缓慢的散成光点汇聚而来,心里一阵小激动。
“好热啊……”萤丸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,“哎~萤火虫都聚集过来了呢~”
睡迷糊的萤丸开心的伸出了手。

小偷7号,卒。死因,被试图捉萤火虫的某球bia在了墙上。

P.S.萤丸,别名萤总,某本丸第一把大太,第一把四花,第一把毕业的刀,抢誉狂魔,打击93。

【小偷8号:审神者的屋子】
“本丸好像进来贼了,大家都没出什么事吧?”药总随手崩掉1号之后,不放心的询问着本丸的众人。
精力充沛的小天狗睡不着,便跟着药研一起转着到处玩。
确认完各种刀的房间……
“糟了!大将的屋子!”
“那可糟糕了,那个,我从窗户那里进去比较快!”今剑撂下一句话以后飞身上了屋檐。
“今剑快回来,吵到大将睡觉的话……已经晚了吗……”

另一边,审神者的屋里。
“hiahiahia,这么多小判,发财了发财了!”8号面对着一堆金灿灿的小判,不禁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。兴奋过头的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黑暗中,一个身影缓慢的爬了起来。
“喂,你小子,你知道吵醒我有什么后果吗?”
“哈?不知道?那今天lz就让你开开眼啊。”
“主公大人,您没……呜啊啊啊啊啊啊!”

后来赶到的药研没敢进门,在走廊得到了大将“没事,我只想睡觉”的答复后,到院子里抱走了被吓到中伤的小天狗。
谁都不知道那晚今剑看到了什么。
只是接下来的七天里,小天狗不,会,飞,了。

某天本丸进了贼「上」「段子」

【某天突然冒出来的智障脑洞,本丸这么多宝贝万一哪天进贼了怎么办。】
【想了一下发现好像不需要怎么办……小偷自求多福吧】
【小偷们对本丸了解情况不一致,审神者战力和起床气一样大的设定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开始———————
某日,几个小偷在商讨从某本丸偷点东西出来的可能性。
“听说这个院子里全都是名刀啊!!”
“兄弟们动手搬空它!!”
一拍即合.gif
于是当天晚上,分工明确的众人来到了这个“友好”的本丸。

【小偷1号:短刀】
“哼哼,短刀这么小一把,看我打包个十把二十把粗来!”
半分钟后,“砰!!!”
小偷1号,因为左脚先踏上本丸的土地而被枪决。
(一队多极短的墙头你也想翻?婶婶自己都翻不进去)

【小偷2号:胁差】
青江正乖乖地坐在房间里,安慰着一根炸成烟花的呆毛:“毕竟是主人的决定嘛,大概是我时间久一点的原因?啊,我说的是陪伴主人的时间哦。”
“青江先生的黄段子一点也不好笑,”鲶尾鼓着脸不肯转头,“为什么不是我去修行啊,骨喰都回来好久了,我也想出去玩的说。主人偏心眼。”
“修行,一点都不好玩。”
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骨喰一边架住青江的刀一边说道。
“哇!你不要总是突然出现啦,青江先生又把你当成幽灵了哦!”
“……对不起。”
“没事,”青江略微尴尬将刀收回刀鞘,“总是不自觉的砍下去是我的错……话说回来,骨喰身上有血呢,是去哪里出阵了吗?”
“……这是番茄汁。”
“有血的气息哦。”
“…………就是,番茄汁。”
自从那天起,世界上再没人见过小偷2号。
(青江:这个幽灵砍不动呢,超烦……)

【小偷3号:打刀】
和其他房间不同,打刀们的房间总是格外拥挤。
比如现在,不小心被发现的3号,望着一屋子的寒光闪闪陷入了沉默。
安定一边喊着:“战斗啦!”一边顺手把清光从被窝里捞了出来。
虎彻挡在了蜂须贺前面,蜂须贺吵嚷着“赝品给我老老实实的躲到后面去”想要跑出来,然而因为级别原因突围失败。
这也就算了。
那边那个被宗三抱在怀里继续睡觉的小夜,你大哥晚上是瞎的啊他到现在都没看见我站在哪里啊!!!
以及……
“所以说,”3号感受着后腰上的凉意,“为什么连胁差也住在这里啊?”
在他身后的少年突然露出了无比灿烂的微笑:“我?我是来帮卡内桑铺床的,碰巧就看到了您。卡内桑很怕麻烦的,真是让人困扰呢~~”
“兄弟,你飘花了。”
“抱歉抱歉~”
………………
小偷3号,卒。死因:狗粮噎死∠( ᐛ 」∠)_。

【小偷4号:薙刀】
4号看着窗台上bilibili发光的高跟鞋,心情突然振奋。
真是漂亮的鞋子啊~虽说好像大了点……不过看样子里面除了刀还有……嘿嘿嘿,说不定能做点别的事情~~~
他xing奋地翻进了薙刀的屋里,甚至举起了手里的匕首。
然后他看见了:
两米高的园长;
两米+的巴主任。

“不好意思打扰了。”
4号从此看破红尘,隐退江湖。

关于某个曾经的本丸「甜的」「药×药婶」

划水到半夜系列……看到某个写手挑战,一时兴起就想写点什么(´・ω・`)第一次写文大家随意指教。
虽说全文第三人称(写着顺手),但那个找不到本丸的白痴是本人无疑了,好在后来还是找回来了……当时真的是百感交集。
不知道该说啥了,总之!欢迎各路婶婶随时戳ヾ(´∀`。ヾ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开始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药研,今天的信放在这里了~”
“哦,鲶尾,多谢……不对,我记得你今天是马当番来着?”
药研从信件中疑惑的抬起头,眼前哪还有鲶尾的影子。那家伙……他看着地上零星的几片樱花叹了口气,拿着一沓信件敲开了审神者的屋门。“打扰了,大将。这是今天的信件,除了骨喰的信之外,其余都是政府的例行公告。但是,那个,骨喰的信……”“被鲶尾。”“是,被鲶尾先一步拿走了。
“算了,让他看完后给我就好。”审神者伸了个懒腰,趴在桌子上笑眯眯的看这药研,“呐,今天的政府回复你帮我处理下嘛,反正也不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。”“好好,公文我会写好的,但是大将绝对要把下周的行程安排好,不可以再连夜赶末班车了,记住没有。”药研坐在审神者对面,一边给信件分类,一边训着托着腮盯着自己的审神者。
“好~”审神者漫不经心的应道,像只猫一样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。她很少早起,但这不妨碍她喜欢清晨的本丸。阳光、微风、叮当作响的风铃,以及坐在对面一脸认真的少年。信件要是再多一点就好了。审神者私心想着,脸上笑容更甚。
直到一封从未见过的信出现在她面前。
“关于本丸10784号的回访申请回复……这是什么?看编号是第一批本丸呢,不过我不记得提交过什么回访申请,难道是大将写的吗?大将……?”药研抬起头,看见审神者不知何时坐直了身子,托腮看着桌上的信件,依旧是笑容满面的模样:“嗯,很早之前申请的呢,没想到居然还能批下来啊。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,我找时间过去看一下就好。”
那封信在空中拐了个弯,孤零零的落在了桌子的一角。药研平静的将剩下的信分门别类地放好,向审神者说道:“给政府的回函写好后我会送来的。”“不用,直接寄出去就好。”“是,那么我先告辞了。”手里紧紧捏着几个信封,药研起身准备离开。
“等等。”“是!大将还有什么事吗?”药研飞快的应道,似乎在等着什么。“那个风铃很吵呢,能找人帮忙取下来吗?”审神者玩弄着自己的发梢,似是漫不经心的说道。
“……我等会找石切丸过来。”药研把微微颤抖的手藏在身后,微微鞠了一躬,旋即转身出了屋子。

是日中午,去叫大家吃饭的烛台切发现,审神者不见了。
“怎么可能?我刚刚去摘风铃的时候她还在的。”“肯定是躲在什么地方准备吓我们一跳吧。”“鹤丸先生,审神者不喜欢这种事啦。我去问一下今天的近侍,大家先找一下别的地方。”
药研听着屋外的一片混乱,把手上被汗水濡湿的手套摘了下来,修长的手指因为用力过度,关节处已经隐隐泛起了青白色。随着一声巨响,房门被堀川一把推开:“药研,你知道审神者在哪……?”“我知道。”药研把手套仔细的带了回去,最后调整了一下肩甲的位置,“桌上的信件麻烦你帮我处理一下,然后告诉大家不用找了,我一定,会把大将带回来。”“啊?可以是可以啦。”堀川疑惑地看向寥寥几封的信件,“这几封信你还没写完?这不像你啊,药……研?”
堀川收回视线,大的有些空旷的屋子里哪还有药研的身影,只有一阵风从窗户涌进来,卷起桌上布满褶皱的信纸。

10784号本丸,是政府第一批准许由人类审神者掌握的本丸,为了让新晋审神者尽快适应工作,除了各种资源补贴一应俱全外,还安排了两位特殊的刀剑男士辅助工作。
就是这样一个本丸,我却把它弄丢了。审神者独自走在路上,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当时无所适从的自己。“哎?你天天就是在忙这个啊?好无聊。”彼时还是短发的自己听着友人的嗤笑,只能尴尬地扯着衣角,狠心离开了半年。半年后,她试图回去时,却被告知第一批本丸被彻底改建了。没有地址,没有钥匙的她站在政府门口不知所措,面前道路重重叠叠,却哪里都不是归途。
而今,路两旁都是大大小小的本丸,吵吵嚷嚷的似乎从来都静不下来。她拿着政府给的地图,努力分辨着眼前大同小异的街道。只是看一眼而已,只是想再看一眼而已。她一遍遍地告诉自己,握着地图的手愈发用力,可为什么连回头看一眼都这么难呢。
“这边。”就在她濒临放弃的时候,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,愣神的刹那间,手腕已经被温柔地握住。审神者机械性的跟着走了两步,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
正午的阳光很刺眼,刺得她眼睛微微发痛,大脑一片空白。她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着响起:“为什么你会知道,为什么没问过。”
“不,我只知道大将要去哪里一定有自己的理由,我只要帮大将探路就好。前面还要再过几条路,稍微有些远,不过好在没什么危险……”药研一边说着,一边拉着审神者走在路上。阳光依旧在街道上肆虐,她的眼睛越发疼痛,直到落下泪来,模糊了身前人的身影。路上大约是有人侧目的吧,可药研没有停下,也没有回头,只是那样坚定到决绝走着。她亦步亦趋的跟着,毫不担心之后的道路会是什么模样。
太阳一点点向西方滑去,路上回程的付丧神越来越多,三五成群的,单骑出阵的。在无数归人中,两人仿若逆行者一般,执拗的走向那个已然陌生的地方。
“到了。”如血的残阳里,药研终于停下了脚步,缺依旧未曾回头,“大将准备好了就过去吧,我会在一旁好好看着的。”
身后一片静默。
“那要回去吗?如果我背大将回去的话,应该还可以赶上晚……”
“他们会恨我吗?”审神者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勇气嘶喊出声,“我可是,把他们丢在这里不管了啊,他们会愿意见我吗?见了以后会说什么呢?我要……跟他们说什么呢?”
药研慢慢回过身来,夕阳映在他浅紫色的眸子里,恍惚间,是似曾相识的温柔。“我说过了吧,我会在一旁好好看着的,如果大将真的遇上了什么的话,我一定会进去带大将回家的。所以说,别哭了。”他微微笑着,把自己的御守小心翼翼地系在了审神者的腰间,“给,护身符。”审神者看着药研白皙的脖颈,突然笑的不能自已。无论今后发生什么,自己总不会无家可归。

沉重的门缓缓打开,看清来人后,门内白衣付丧神笑容逐渐凝固,藏在身后的水杯也掉到了地上。“哎?发生了什么吗,鹤丸先生?”一只小小的付丧神从他身后探出头来,疑惑地盯着审神者看了几秒,突然飞扑进她的怀里又哭又笑:“主公大人,主公大人回来了啊!呜哇哇哇,主公大人你去哪里了啊?”“这还真是……吓到我了啊。”鹤丸笑着用手捂住了眼睛,声音却止不住的颤抖。审神者包住华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今剑,走到鹤丸身前,努力地腾出一只手来牵住了他的一角,轻声说道:“辛苦你了,我回来了。”
……
华灯初上。
药研站在窗前,看着楼下吵吵闹闹的众人,身后的房间里,一个身着政府官员制服的男子正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桌上的茶具。
大将这是……在和次郎拼酒吗?看来今天是没办法把她带回去了啊。药研无奈的叹了口气,嘴角却抑制不住上扬的弧度。
“呐~药研~药研藤四郎~”一双修长的手臂从后面环上了药研的肩膀。
“敢做奇怪的事就贯穿你。”
“哎~不要这么冷淡嘛,明明之前帮我做了这么多工作的。”男子毫不介意药研的威胁,轻车熟路的把下巴压在了药研头上,“果然还是药研的身高抱起来舒服呢~出去这么久完全没有长高真是太好了啊。”
“……刺穿你哦。”
“开玩笑啦,别在意别在意。话说回来,你就这么喜欢这个大将吗?甚至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找了,明明当时只是个菜鸟的说。”
“我只知道大将肯定会再回到这个世界,仅此而已。”
“哦~”悠长的尾音里,男子眼中意味莫名。
一年前,在某个人类审神者提交新本丸申请的同时,药研找到他,提出了更换本丸的要求。
“你要冒充新人混进这个本丸?虽说实力的确不高,装个新人还是挺容易的……不对,被政府发现以后可是要被刀解的啊,而且还会连累我。本来给你泄露新进审神者的资料已经够我喝一壶的了……”
“上次的公文,说过你上次的审查汇报,还有上个月……”
“不不不,这是两码事,你不能……”
“那上次资源分配错误的善后处理,还有,是谁自告奋勇给新人女审神者当导游,结果把人家的三日月……”
“药哥,我错了,我这就给您伪造公文,您别说了。”
回忆至此,男子不由得打了两个冷战,堂堂政府要员被一振二十级的短刀威胁什么的,绝,对,是自己辉煌人生的一大污点!
“不过你为什么这么执着啊?她当时好像也没有多喜欢你来着。”
“谁知道呢,”药研紫色的眼睛里倒映着楼下的灯火,“可能,是因为很像吧。”
“很像?哪里哪里?长相还是身高?”
“……啧”

“我家大将交给你一晚上可以吧。”药研慵懒的坐在窗台上,手里拿着一块不知道哪里来的布,仔细擦着刀鞘上的污渍。
“是,请您放心。”男子一扫之前的不正经,规规矩矩地正坐在一旁,眨动着熊猫眼努力挤出一个和善的微笑,面前的茶具和桌子不知何时变成了两半,切面平滑的要死。
“嗯。”药研再次低头看了看正抱着退退的小老虎揉个不停的审神者,万般肃杀顷刻间荡然无存。
“那么,我该回去了。”

本次战扩第二把龟甲,不到150战啊😂😂😂